明仁心理·儿童心理
亲子关系中的‘慢性操控’
时间:2020-08-17 17:35

1

 
你一定听说过“慢性中毒”这个词。
 
毒物一点一点侵入身体,在体内堆积,损害体内器官、引起各种病变。
 
这个过程可能很长,而且难以察觉。
 
人的心理也会遭遇一种“慢性中毒”,和身体慢性中毒一样,不易觉察,但是它对一个人心理的伤害非常大,甚至会威胁到一个人的自我价值感。
 
耶鲁情绪智力中心的罗宾·施特恩博士在自己的一本书里阐述了一种人对人的“操控行为”——煤气灯效应。
 
这个效应的得名于希区柯克的一部电影——《煤气灯下》。
 
电影女主角宝拉是一个美丽、单纯的少女,她继承了自己姑妈的一大笔遗产。
 
宝拉嫁给了一个叫安东的男子。
 
宝拉真心爱着安东,但安东却觊觎着宝拉姑妈留给她的遗产。
 
安东计划将宝拉慢慢逼疯,再将她送进精神病院,然后霸占宝拉的财产。
 
安东先对所有的仆人说,宝拉生病了,而且暗示宝拉是“精神”有问题。
 
安东故意交给宝拉一些小东西,让她“收好”。
 
但不久他又偷偷将这些东西再藏起来,然后质问宝拉它们去了哪里。
 
宝拉渐渐觉得自己记忆有问题,总是记不住自己将东西放哪里去了。
 
家里丢失的东西越来越多,宝拉在家里还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 
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,宝拉时常看见家里煤气灯的火光忽明忽暗。
 
宝拉问安东有没有看见煤气灯变化,安东说是宝拉出现了幻觉,煤气灯没有变化。
 
这一切其实都是安东故意设计。
 
宝拉也认为自己精神“有问题”,加上安东对她态度越来越冷漠,并且不断指责她,宝拉的情绪渐渐失控…….
 
安东对宝拉的行为,是一种慢性的精神虐待。
 
通过一件件的小事情,让宝拉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,继而情绪失控,到最后,宝拉会真的变得“精神有问题”。
 

2

 
 “煤气灯效应”,实际上是一种缓慢而持续的操控和洗脑。
 
操控者通常会向受害者传达出“你不行”、“你有问题”这两种信息。
 
即便操控者说的话完全没有根据,或者严重夸大其词,甚至故意将一些“罪名”推到受害者身上,受害者如果对操控者有依赖,或者对自己了解不够,就会渐渐相信操控者的话,并且“认罪”。
 
操控者常常指责受害者,让受害者有“愧疚”感,他们常向操控者道歉;
 
因为时常遭受操控者“心灵打击”,受害者的自信心很低,感觉自己必须完全依赖操控者。
 
煤气灯效应可能存在于很多较亲密或互动频繁的关系中,比如夫妻关系、亲子关系,工作关系、伙伴关系,其中在亲子关系中更为常见。
 
因为一个成人要想在精神上控制另一个成人其实有难度,但成人对孩子洗脑,却容易得多。
 
我有一个女性朋友玲,她的父亲在她刚出生不久因为意外就去世了,母亲独自抚养她长大。
 
孤儿寡母本就生活得十分不易,而玲父亲的兄弟又联手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父亲的财产,这让她们母女的生活变得更加艰辛。
 
有时母亲情绪不稳定,就会骂玲是“扫把星”,说她命不好把她父亲克死了。
 
母亲还常说她长相薄命,脑子也不好用,以后很容易被男人骗。
 
偏巧,玲中学时喜欢上一个男孩,但那个男孩似乎在她和另一个女孩之间三心二意。
 
玲母亲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把她狠狠羞辱了一顿。
 
母亲的责骂让她羞愤难当,当天就和男孩大吵一架,两人关系彻底破裂。
 
这件事对玲伤害很大,她开始暴饮暴食,一度长得很胖。
 
在学校,有些不懂事的男同学拿她的体重开玩笑;在家里,她母亲也对她冷嘲热讽,警告她“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”,还常常说她这辈子“就是被男人坑的命”。
 
玲本来就比较内向,长胖以后就更加自卑,成绩越来越差,本来她成绩还能够考上大学,最后也只读了一个职高。
 
玲工作后,她母亲把钱看得很紧,她的工资必须如数上交给母亲,哪怕买一件衣服,都要问母亲要钱。
 
玲一直拖到很大岁数才谈恋爱。
 
婚后母亲对她的干涉不仅没有减少,还变本加厉,常常要盘问女儿夫妻两人的存款。
 
没几年,她母亲就和女婿冲突到难以调和的地步,这也导致玲离婚。
 
玲打离婚官司的时候,大概在财产上吃了些亏,母亲因为这件事一直说玲就是被男人算计的命……
 
玲本来有些迷信,这次婚姻失败之后,她更是执迷于“算命”“转运”之类的事,常不惜花费重金购买那些所谓改变风水、命运的物件。
 
家里人劝说她,也无济于事。
 
玲母亲去世后,她很快变卖了一处房产,跟着一位“大师”学习算命去了。
 

3

 
如果长期亲子关系中存在煤气灯效应,孩子会将父母错误甚至扭曲的看法慢慢转化为自己对自己的看法,觉得自己真的有问题。
 
即便已经离开了父母,独自生活,这种影响也不会消失。
 
朋友堂姐母亲从小给她灌输她“命不好”的观念,将父亲的去世、初恋失败、婚姻失败都怪罪到她身上,无视一些显而易见的真相。
 
最后,堂姐真的会陷入“命不好”的旋涡,执迷于算命、改运。
 
所以养育孩子,真的要注重事实,随口说出一句“怪罪”的话很轻松,但是孩子很难辨别真伪,可能会信以为真。而生活在父母长期“怪罪”下的孩子,最终将很难逃悲剧的结局。